宝宝人工计划时时彩 - 北京市通州区宋庄镇人民政府官方网站
当前位置: > 宋庄动态 > 媒体报道 >

李小山:美术馆的健康发展之路任重道远

日期:2017-10-25 13:09 来源:宋庄艺术在线
  李小山,现任南京艺术学院美术馆馆长。从85’新潮时期开始,他就是最具批判性的艺术评论家,目前执掌南艺美术馆,为探索美术馆的健康发展模式而努力。在其策划的“大脸画”岳敏君个展开幕之际,CAFA艺讯网对其进行了专访,谈论到当代艺术与美术馆体制的关系,以及中国美术馆生态现状及建设道路。
  
  采访时间:2014年4月7日
  
  采访地点:南艺美术馆馆长办公室/南京
  
  采访:张文志
  
  责任编辑:朱莉
  
  问:您策划的“大脸画”岳敏君个展明天就要开幕了,这次展览作品挺丰富的,有我们经常见到的“大笑脸”,也有他“表皮系列”、“再肖像系列”、“重叠系列”、“迷宫系列”的作品。岳敏君早期创作“大笑脸”时,有批评家说他是通过绘画表达对现状的一种调侃和反讽,称之为玩世现实主义。您怎么看这种评价?对他首次亮相的这几个新系列又怎么看?
  
  答:对岳敏君的批评用到调侃、反讽这些,我觉得用创作心理来倒推原因,很多是想当然。艺术家的作品一旦创作出来,很难说艺术家的自我解释就是一个最终定论。诗人写的诗自己也很难解释,他的动机、原因、心理活动,这一系列过程是非常复杂的。如果简单地把岳敏君的作品说成是他状态不好时对现状的一种对抗,那就简单化了,没有这么简单,艺术创作是非常复杂的一个过程,是一个系统。另外,艺术家的位置越高,影响力越大,那么对他作品解释的弹性也就越大。这些年,岳敏君也没有固定了一个程式里,他没有一直在画笑脸,他其实画了很多东西,我们这次展览里面“笑脸”就只有三四张,他有很多其他类型的作品,有抽象一点的,还有你刚才提到的“表皮系列”等好几个系列。现在很多人提到一个艺术家艺术类型固化的问题,不仅是岳敏君,对方力钧、张晓刚、曾梵志、王广义,很多人都有这样的反应,我认为艺术家不是孙悟空,也不会七十二变。世界上又有多少艺术家能创造许多图式呢,而且还是经典的图式,这很不容易。毕加索可能涉及多一些,他一辈子有粉红色时期、蓝色时期、立体主义时期,在整个20世纪,也就这么一两个人。现在一些对艺术家的评价,简单认为不应该画他以往的图式,要不断创新,这话听起来很简单很容易,但对于艺术家来说是很不容易的,从这次岳敏君展出的作品来看,他也还是有很大改变创新的。
  
  问:之前在央美美术馆双年展期间的馆长论坛上,讨论当代艺术与美术馆关系时,有一种观点,就是说当代艺术是反精英、反传统、反体制的,这个体制可能也包括美术馆体制。作为美术馆馆长,您怎么看这个观点?
  
  答:这个观点我不太赞成,把当代艺术静态化,也类型化了。当代艺术包含的东西太多太复杂了,复杂到无法简化成一个概念,或者简化成几种要求,依照几种指标去衡量。比如说反体制、反精英,这些都属于当代艺术里面的一个部分,但并非是它的全部,或者并非是它的原则。当代艺术区别于传统的类型,一个是时间性,一个是类型,无非就这两方面。抽象的来讲,就是时间上离我们最近。从当代艺术的性质上来说,把它说成反这个反那个,那当代艺术是什么?就一个字反。如果这样的话,当代哲学、当代文学,什么东西都是反,要艺术干嘛呢?不能简单地抽干成几个概念,当代艺术现象非常复杂,而且任何艺术作品,任何艺术现象和创作都是从雏形的、开端的慢慢被大家接受,被大众化、普遍化、体制化,这个过程永远是这样的。新冒出来的艺术家、艺术现象,大家都不熟悉,但总要有美术馆去展示,不能把当代艺术完全孤立在美术馆之外,孤立在受众之外,那当代艺术就变成了一个无源之水、无本之木,它就和社会没关系了,变成一个完全自娱自乐、自我欣赏的现象,这是不可能的。艺术是社会的一部分,艺术和社会接触发生关系的时候,它的触点是非常多的,并非只有一个点,反对是一个点,融合是一个点,受妥协也是一个点,所以我不赞成把当代艺术抽干成几个概念。当然那种观点也并非没有道理,但是简单化了。